柳永最经典的一首词,连苏轼读了都赞叹,成为千古名篇无人能超越
栏目:新闻 发布时间:2019-10-08 10:28
柳永和苏轼那都是北宋时期的最伟大的词人,两个人虽然有些不和,但是很显然有的时候柳永的才华,连一向自负的苏大文豪也是为之倾倒,还时常问身边的朋友,自己与柳永相比,谁人更具有才学?那这一件事情被南宋的俞文豹记录在了《吹剑录》里,从而成为了一段千古佳话,那当时朋友回答苏轼的原文是:”柳郎中词,只合十七八女郎,执红牙板,歌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学士词须关西大汉,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。“那我们从这一段记载中我们可以知道,当时的苏轼其实是很羡慕柳永,毕竟整个北宋时期柳永的存在,的确是给予了苏轼很大的压力,现在即使是把北宋时期的词人排一个座次的话,柳永和苏轼之间就很难做出选择。当然文学也是无法去排名次,毕竟每个人的理解不同,层次不同,那对于文学的理解也不尽相同。但是也足以说明柳永的才华,其实是并不逊色于苏轼。柳永的词大部分都写得极为抒情,也很是唯美,往往可能只是那么寥寥数语,则是令人赞叹不已,特别是他的这首《蝶恋花·伫倚危楼风细细》,更是成为了宋词里的名篇,即使是连当时的苏轼读了那都是为之倾倒,虽然他也写过同词牌的作品,但是很显然要论名气的话,自然是不及柳永这一首词。《蝶恋花·伫倚危楼风细细》宋代:柳永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。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那后世的王国维对于这首词同样给予了极高的评价,并且把这首词用在人生境界的第二重,可见王国维对于这首词的喜爱,他在《人间词语》更是极力推荐这首词,把这首词提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,认为整个北宋期间唯独只有柳永这首诗最具有代表性,并且也是无人能够超越的一首作品,虽然苏轼有过同样的作品,但是很显然依旧还是要输于柳永。现实生活中的柳永其实也是比较悲惨,尽管他有着过人的才华,但是同样参加了好几次科举考试也是次次名落孙山,虽然后来有一次终于是考上了,可是当宋仁宗看到他的名字之后,更是大笔一挥,把他从名单中抹去了,并留下一句话:”如此仕子还要功名作甚?且填词去。“,后来的柳永也正是打着皇帝的名号,到处说自己是奉旨填词,当然这是一件无奈之举,也是表达了一种悲愤之感。词的上片写得极为伤感,寥寥数语,便是营造出了一种凄美的意境,那这上片也是比较好理解,词人也正是描写了自己一个人是如何独自倚在高楼的栏杆上,还有无数的细风,望不尽的春日忧愁,内心的悲痛之情更是从天际边缓缓升起。远处是碧绿草地,烟雾则是把落日的余晖都给掩盖了,现在我只能是如此默默无语地靠在这栏杆上想着心事,内心当真是肝肠寸断。词的下片可谓句句是经典,从而也是再次表达出一种悲痛的情绪,以及内心的那份忧愁之感,写得也更加的感人,我现在真想把自己灌醉,这样我就不会有任何的忧愁了,一个人对酒当歌,勉强让自己很快乐,但还是无味,其实内心还是很悲痛。我现在是一日比一日更加消瘦,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,宁愿一直为她消瘦下去,直到整个人都憔悴不已。那正是这最后的两句,王国维用来当作人生的第二层境界,可见他对于这首词的喜爱之情。柳永一生其实写过了无数优美的名篇,那这首《蝶恋花·伫倚危楼风细细》,也正是他众多作品中,最为令人感动的一首,整首词意境唯美,充满了一种忧愁之感,而我们读这样的作品,也最是能够被作品中那份深情所打动。
上一篇:十一好物推荐!
下一篇:没有了
服务热线